首页> 科技 > >为什么美团股价大跌:疫情影响、阿里竞争与模式弊病

为什么美团股价大跌:疫情影响、阿里竞争与模式弊病

时间:2020-03-19 20:13:52 来源:网络 作者:匿名 阅读:16次
原标题:为什么美团股价大跌:疫情影响、阿里竞争与模式弊病来源:科技蟹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。89岁的股神巴菲特在3月,见证了美股的四次熔断,与此同时,美团点评股价从2020年1月15日的114港元

原标题:为什么美团股价大跌:疫情影响、阿里竞争与模式弊病 来源:科技蟹

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。

89岁的股神巴菲特在3月,见证了美股的四次熔断,与此同时,美团点评股价从2020年1月15日的114港元掉到现在的71港元。

美团点评股价为何大跌?我们不能简单的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全球经济连锁反应,疫情确实冲击着经济的方方面面,但从港股以及全球科技股大盘来看,美团点评股价跳水是“跌赢”大盘的,也就是说,美团股价跳水有更深刻的原因。

一句话来说,美团股价跳水,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,阿里本地生活咄咄逼人的竞争势头冲击中,暴露出美团点评的商业模式弊病的必然。

一、产业趋势:从猎豹、搜狐到百度、美团,传统互联网在式微

疫情影响,全球股市动荡,这是大家都看到的,不过,我们再来梳理一条整体的脉络,更能理解,美团点评股价跳水的背景:

1、猎豹移动,市值从2015年最高接近50亿美元,下跌至目前2.67亿美元,与此同时,猎豹账面还有7亿美元的现金和投资——市值远低资产;

2、传统门户网站搜狐市值2.2亿美元,搜狗市值12亿美元,搜狐占搜狗近40%的股份,搜狐市值低于它占搜狗股份的市值;

3、百度,与腾讯、阿里并称BAT,市值从最高900多亿美元,一直下跌,昨日跌破300亿美元,目前市值为289亿美元。

类似的变革在美国也有,如老生常谈的雅虎的衰落,如Groupon的昙花一现,甚至于Google在与亚马逊、微软、苹果的竞争中,也是处于下风,竞争优势不明显的——值得注意的是,美团点评最初就是Groupon的中国学徒。

从这条脉络得出一个并不太让人愉悦的结论是:通过流量买卖赚取广告费用的传统互联网模式,正逐渐走向式微,虽然互联网将长期存在,互联网的影响力越发强大,但传统互联网模式已经宣告死亡。

二、战略背景:美团点评与腾讯战略冲突加速,腾讯系战略联盟瓦解

美团点评集团由美团大众点评合并,这是2015年中国互联网众多合并潮的一部,另一个案例是58同城与赶集网的合并,应该说,美团吞并点评,引入腾讯战略投资,是王兴创业中最值得称道的英明决策之一。

58同城与赶集网的合并,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,是资本在推动的,为什么会集中发生在2015年?原因很简单,移动互联网流量在集中(微信、支付宝、淘宝等是受益者),流量马太效应愈发显著,以58同城、美团都是简单的流量买卖赚取差价的模式,流量货币化提高效率,企业能做的就是降低成本,同类型企业合并,至少能砍掉一半的成本。

也就是说,早在2015年,资本已经意识到美团、58同城这种“传统互联网流量模式”的瓶颈所在。腾讯因为微信有流量,王兴团队有野心和执行力,也就有了美团吞并大众点评。

腾讯与美团点评,有战略蜜月期,不过,它们的战略矛盾是不可调和的,也是迟早发生的。例子有很多,如美团做金融和支付,又如,微信的小程序和搜索——微信小程序,定位不是线上,它的重心是线下,本地生活类吃喝玩乐零售服务等等。

大家经常说,腾讯带着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点评三个小弟,围攻阿里。但往往忽略了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点评之间竞争——京东与拼多多的竞争,不言而喻,事实上,美团的团购与拼多多的拼团,异曲同工,美团进入线上电商,拼多多进入线下团购,都是大概率事件。腾讯系联盟战略上是同床异梦。

美团与微信的战略冲突将是今年乃至未来的主题。小程序,战略重心是线下,吃喝玩乐等本地服务,美团点评也是如此。游戏之外,微信是腾讯重中之重,是收入的基础,微信需要将流量尽可能货币化(它的朋友圈广告已经增长到3条,也在做4条测试),对微信来说,它的潜在的最大广告市场是面向本地生活服务。

不久前媒体报道了腾讯战略投资贝壳,确切地说是“战略追投”。房产是目前58同城集团剩下最重要的业务板块,作为58同城大股东,腾讯为什么要投贝壳?这样的故事,其实在京东与拼多多已经上演过。同样的,微信小程序与美团的冲突,也是形势比人强。

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?

三、竞争背景:美团迎来阿里本地生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挑战

阿里是在2015年重启口碑的,是在2016年入股饿了么,并且在2018年收购饿了么,推动饿了么与口碑的合并,在2019年成立了“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”。从时间线来看,阿里与美团点评的竞争,一直在持续,不过,把阿里的时间线放在产业背景下,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来,2015年阿里与美团分道扬镳后,两者竞争持续不断,但阿里并没有“倾力”。

我们从口碑重启后几次架构调整,可以看出阿里以及蚂蚁金服的战略,口碑最初在蚂蚁金服,是2015、2016、2017三年,这一时期,蚂蚁金服的发展重心,有两块,一方面是线下支付,一方面是线上的融合金融开放平台打造,线下移动支付,竞争重心是与微信PK。

在看阿里集团,阿里在2016-2019年,战略重心是新零售,是电商,它的竞争对手是京东和拼多多。也就是说,在2016-2019年,美团合并大众点评后,迎来了它的一段黄金发展期,一方面腾讯与支付宝焦灼在线下支付的竞争,另一方面阿里焦灼在新零售布局和线上与京东、拼多多的竞争。

王兴在2019年曾说,“接下来几年,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/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,应该很精彩”。拼多多与淘宝的竞争,王兴谈了好几次,因为这对美团点评来说,是利好的,这让美团点评有战略腾转的空间和时间。

2020年,对美团点评来说,最大的变局莫过于:腾讯和阿里——美团点评与腾讯的战略冲突加剧,阿里在重新配置资源,阿里本地生活向美团发出真正意义上的挑战。

阿里本地生活对美团点评的挑战,我们先看几条最近的新闻:1、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兼任阿里本地生活董事长;2、支付宝改版,打造“数字生活服务平台”,口碑饿了么率先入驻;3、阿里本地生活进一步完成业务架构战略升级,在到店、到家两大事业群基础上,全新成立商业中台创新事业群。

还有条新闻,是2019年11月,阿里本地生活正式推出“新服务”战略,聚焦为商家提供“数智化中台能力”,赋能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。

将这一连串的新闻总结起来,就是:阿里将本地生活这一市场从美团点评卖广告卖流量的方式,升级为“数字化经营”,为商家赋能,除了流量之外,还有一系列的服务升级,为此,阿里也做好口碑、饿了么的组织架构、人事管理,适配“新服务”战略,与此同时,将由支付宝发力,导入更多的用户和流量,激活数字化战略。

四、美团点评的模式弊病

美团点评与百度、58同城一样,都是流量买卖赚取广告的模式,没有本质区别。当然,几乎所有传统互联网公司都是这样模式。美团点评,当然也意识到了这种模式的弊端,所以,美团点评在过去几年一直试图摆脱模式的困境。

应该说,美团点评的业务扩张还是相对成功的,否则它会与58同城一样,彻底被边缘化。美团的模式,还是平台战略,高频打低频,顺便说一下,58同城的衰落曲线与美团点评成长曲线正好相反,两者相互映证。

美团也逐渐意识到了百度流量模式的弊端,说到底,广告模式就是提供商家竞价排名相互惨烈竞争的修罗战场——百度、美团高额的毛利率背后,对商家并不友好。当然,这两年美团也在做自己的升级,如进军智能支付市场、小白盒、智能POS等领域,希望能够给商家带来营销、外卖之外的增值服务。

阿里本地生活与美团的竞争,现阶段是“重新定义赛道”。战略的田忌赛马。

在传统的本地营销方面,美团、大众点评有流量优势,不过,在数字化服务本地商家,这一领域,以及从全局来说,美团点评就没有它的竞争优势了:

1、流量侧,支付宝改版,成为数字生活服务平台,口碑饿了么成为最大的“ISV”,保守估计可以得到日均1个亿,随着平台运营和用户心智打磨,这一数据还将提升;目前,美团点评日均人数为7500万左右,并且,它缺乏新的有效的流量补给——提一句题外话,流量瓶颈,也是美团点评需要面向拼多多竞争的驱动力。还有就是,支付宝之外,口碑饿了么与淘宝、天猫、高德地图等也纷纷打通,流量侧,今年变数很大;

2、产品侧——在CRM系统即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在本地生活正式落地后,本地生活又宣布了收购客如云,完善了TOB的工具,同时,此次推出了基于私域流量的小程序运营,以及千人千面的门店装修,还有吃货卡等产品,这一系列的新工具新产品,让商户充分具备了运营私域的能力——同时,肯德基上线10天新增15万会员,德克士疫情期间新增30万会员,也说明了这些工具巨大的价值;

3、投入侧——阿里宣布继续以行业较低佣金和低息贷款服务商户,也在很多地方的佣金只有美团点评的一半,阿里的贷款利息是6.5%,而美团点评是13%。阿里体系的现金流和资金储备远超美团,并且是投入无上限;

最初口碑饿了么与美团点评竞争,是孤军作战,现在是阿里、蚂蚁两个生态给予口碑饿了么支撑,是“海陆空立体化团战”。在腾讯与美团点评战略出现分歧,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大的时代背景下,自然也就有了口碑饿了么向美团点评咄咄逼人的进攻。


基础,贷款,同类,港股,发展

声明: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

好文,顶一下
(26)
84%
文章真差,踩一下
(5)
16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